孙兴慜在德国遭歧视的背后:德国从未赔偿过被纳粹没收财产的华人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7-09 11:49   浏览:
正文

孙兴慜是目前亚洲最强足球运动员

最近韩国著名球星孙兴慜在首尔出席一场活动时表示自己当年在德国踢球时遭遇了严重的种族歧视,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年轻的时候,我去了德国踢球,在那里经历了佷多艰难的、无法想象的时刻。我曾在德国遭遇多很次的种族歧视,在那样的困难时刻,我脑子里有很多很多想法,但我最刻骨铭心的就是认为,自己有朝一日必须要复仇。

并且孙兴慜坦言,在2018年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场韩国与德国队比赛,韩国队2:0获胜;当他看到因为被淘汰而痛哭流涕的德国人时,内心中升腾起一种复仇的快感:

到有人因为输掉比赛而哭泣,我通常会去安慰他们,然后给他们一个拥抱。但是看到德国人哭,我有一种如愿复仇的快意。

孙兴慜1992年出生于韩国,2008年,16岁的孙兴慜进入德国著名足球俱乐部汉堡队进行培训,一直到他2015年转会英超热刺队。

孙兴慜在德国度过了七年,这相当于他整个青年时光。

换言之,孙兴慜整个青少年时期都在德国忍受着德国人的种族歧视。

为什么号称“二战反省模范国”的德国会有这么严重的种族歧视呢?

原因也很简单,德国所谓的“二战反省模范国”称号名不符实,德国本来就是欧洲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事实上随着“冷战”的爆发,西德“去纳粹化”已经是半途而废了,在“去纳粹化”这一件事情上,西德是远不如东德的。

纳粹在德国从没有远去

中国学者单世联教授就曾经披露过在“冷战”爆发后,西德政府觉得当前首要任务是在经济上压倒东德,证明西方社会有优越性,所以西德政府主张“向前看”,大量雇佣前纳粹份子担任重要职务,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西德司法界担任法官与检察官的前纳粹份子就高达9000人。

西德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在经济上彻底压倒东德后,才在大学生以及东德的压力下开始所谓的“去纳粹化”,但是这种“去纳粹化”本身就带有强烈的功利主义色彩。

西方著名哲学家阿伦特在《集体责任》一文中讨论过责任与罪的区别,她认为战后德国社会所谓“我们都有罪”(对于纳粹罪恶)是一句过于轻巧、虚滑的遁词,“我们都有罪其实是我们都可以卸责的同义词。”

同样,许多有良知的德国学者也纷纷披露“老一辈”德国人对纳粹屠杀犹太人,对纳粹歧视有色人种觉得很正常,甚至有一种怀念。

比如《我的母亲是纳粹》的作者施耐德就在书里披露自己的“纳粹份子”母亲总喜欢谈论过去,沉溺在可以支配犹太人的权力快感与权力想象之中。二战结束了二十五年,她仍旧认为集中营岁月是最值得纪念的岁月,依然相信“最终解决”的正确性,因为被烧死的犹太人等所谓“劣等民族”都不过是些“人渣”,理应“全部消灭”,包括那些孩子,因为“一个犹太小崽子将来就是一个犹太人”,而德意志必须完全清除这个令人厌恶的种族。

有些人,包括被她轻蔑地称之为“小杂种”的孩子们,未被毒死就和其他尸体一起被扔进焚尸炉,她说起这样的事,居然还发出几声讥笑,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现在在简中网络上不少人觉得德国歧视犹太人没什么,但事实上纳粹或者说德国人迫害犹太人背后隐藏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德国人其实是一个种族歧视非常严重的民族,他们连边缘白人的犹太人都要歧视和迫害,更何况在他们看来比犹太人更低一等的有色人种。

这绝不是作者胡说八道的。

汉堡唐人街唯一的遗迹

二战之前,在汉堡圣保利区和阿托纳区的交界处曾经有一条唐人街,有许多华人曾在这条街上开中餐馆和洗衣店。

在纳粹执政时期,德国唐人街的华人经历了和犹太人一样的遭遇:被纳粹没收财产,被纳粹从家里赶出来,被纳粹送到集中营里,不少华人在集中营里死去。

但是吊诡的是“二战”之后西德以及后来的德国虽然在国内竖起了大规模的被纳粹杀害的犹太人纪念碑,虽然西德总理曾下跪忏悔,但是德国政府以及德国媒体从没有对二战时遭到纳粹迫害的旅德华人做出过任何公开的承诺和道歉。

更令人气愤的是当年遭迫害的华人幸存者的后裔一直生活在德国,但他们在战后由德国国家倡导的赔偿受害者的浪潮里提出的赔偿申请也被当局判定不予受理。

换言之,二战后德国人满世界对犹太人道歉、忏悔、赔偿,但是对有同样遭遇的华人从没有赔偿过一分钱。

当然,德国人并不仅仅针对华人,德国人针对的是整个亚裔。

1991年,萨克森州的霍耶斯韦达,一批新纳粹分子围攻了一处越南人的集体宿舍,当地居民和旁观者的拍手叫好。

1992年,在罗斯托克市的里希特哈根区,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极右翼暴力事件。约1000名极右翼分子袭击了一处越南劳工社区并纵火,并再次伴随着当地民众和围观者的掌声。事发当晚,警方才陆续到达,他们完全未做任何准备,敷衍了事。

事实上德国媒体对德国普遍歧视亚裔这件事情本身都是承认的。

2020年秋季,柏林自由大学、洪堡大学和德国融入与移民研究中心(DeZIM)以“反亚裔歧视”为主题开展了一项有数千人参与的问卷调查。

调查的结果显示,几乎一半的亚裔受访者本人在2020年有过遭歧视的经历,其中一成甚至遭到了肢体侵犯。

德国柏林“反对歧视亚裔”活动

这项对700名来自亚裔移民家庭的受访者的问卷显示,49%的受访者在2020年有过遭歧视的经历。其中有姿态上的暗示(74%,比如在公交车上换座位),言语上的攻击(62%,比如被骂)和肢体暴力(11%,比如被吐口水、推搡、喷消毒剂)。27%的人表示,他们曾在公共服务中被排斥,例如得不到就医预约。

综上所述,德国所谓“二战反省模范国”纯粹是距离产生的美,不管是“冷战”时期的西德还是后来的德国,这个国家对亚裔的种族歧视从没有改变,他们对犹太人道歉,只是因为犹太人有美国撑腰,他们对自身罪行的反省也仅仅只局限在对犹太人的罪行。

也许在德国人看来,歧视亚裔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p彩票平台,pp彩票官网,pp彩票网址,pp彩票下载,pp彩票app,pp彩票开户,pp彩票投注,pp彩票购彩,pp彩票注册,pp彩票登录,pp彩票邀请码,pp彩票技巧,pp彩票手机版,pp彩票靠谱吗,pp彩票走势图,pp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pp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